贺知章《答朝士》古诗原文意思赏析

生卒年不详,中晚唐间进士。曾作诗题大梁临汴驿。事迹见《云溪友议》卷下。《全唐诗》存诗1首。

古诗《答朝士》

1生平事迹

年代:唐

万彤云为白太傅所知,后游梓州,累为阍人艰阻。为诗以献卢尚书弘宣,范阳公怒阍者而礼万生焉。诗曰:"荷衣拭泪几回穿,欲谒朱门抵上天。不是尚书轻下客,山家无物与王权。"夔州游使君符,邀客看花而不饮,至今荆襄花下斟茶者,吟此戏焉。卢子发:"白帝城头二月时,忍教清醒看花枝。莫言世上无袁许,客子由来是相师。"《咏螃蟹呈浙西从事》皮日休:"未游沧海早知名,有骨还从肉上生。莫道无心畏雷电,海龙王处也横行。"又《题金钱花》:"阴阳为火地为炉,铸得金钱不用模。谩向人前逞颜色,不知还解济贫无。"郑愚《醉题广州使院》,似讥前政:"数年百姓受饥荒,太守贪残似虎狼。今日海隅鱼米贱,大须惭愧石留黄。"又《拟权龙褒体赠鄠县李令及寄朝右李乃因病休官》:"鄠县李长官,横琴肥胖上弄。不闻有政声,但见手子动。"李日新《题仙娥驿诗》曰:"商山食店大悠悠,陈古饣念头。更有台中牛肉炙,尚盘数脔紫光球。"贺秘监、顾着作,吴越人也,朝英慕其机捷,竞嘲之,乃谓南金复生中土也。每在班行,不妄言笑。贺知章曰:"鈒镂银盘盛蛤蜊,镜湖莼菜乱如丝。乡曲近来佳此味,遮渠不道是胡儿。"顾况和曰:"鈒镂银盘盛炒虾,镜湖莼菜乱如麻。汉儿女嫁吴儿妇,吴儿尽是汉儿爷。"张祜客于丹徒,有朱坛者轻佻,侮慢祜之篇咏。后坛与祜卷,欲其润饰之。祜乃戏简二十字,欣而不悟,厚为饯别焉:"昔人有玉碗,击之千里鸣。今日睹斯文,碗有当时声。"温州颜郎中,儒士也,不知弧矢之能。张祜观其骑猎马上,以诗戏之曰:"忽闻射猎出军城,人着戎衣马带缨。倒把角弓呈一箭,满山狐兔当头行。"张祜为冬瓜堰官,憾其牛户无礼,责欲鞭笞,无不取给于其中也,然无倦秀才居多,职事皆怯于祜。钱塘酒徒朱冲和,小舟经过,祜令语曰:"张祜前称进士,不亦难乎?"冲和乃自起名,而赠诗嘲之。祜平生傲诞至于公侯,未如斯之挫也。诗曰:"白在东都元已薨,兰台凤阁少人登。冬瓜堰下逢张祜,牛屎堆边说我能。"韦鹏翼《戏题盱眙邵明府壁》:"岂肯闲寻竹径行,却嫌丝管好蛙声。自从煮鹤烧琴后,背却青山卧月明。"《乐营子女席上戏宾客量情三木乃书榜子示诸妓》云岭南掌书张保胤:"绿罗裙上标三棒,红粉腮边泪两行。叉手向前咨大使,遮回不敢恼儿郎。"时谓张书记文彩纵横,比之何逊;人材瑰伟,有似玄宗。及罢府北归,留诗戏诸同院,闻者莫不大咍。诗曰:"忆昔前年富贵时,如今头恼尚依俙。布袍破后思宫内,锦袴穿时忆御衣。鹘子背钻高力士,婵娟翻画太真妃。如今憔悴离南海,恰似当时幸蜀归。"莆田县有染家,家富,因醉殴兄,至高标十木。既归,乡亲为会。有柳逢秀才旅游掇席,主人不乐,柳生怒而题壁,染人遂与束帛赎其诗。"紫绿终朝染,因何不识非?莆田竹木贵,背负十柴归。"浙东孟简尚书,六衙按覆囚徒,其间一人自曰"鲁人孔颙"。献诗启云:"偶寻长街柳阴吟咏,忽被都虞候拘缧数日,责以罪名,敢露血诚,伏请申雪。"孟公立以宾客待之,批其状曰:"薛陟不知典教,岂辨贤良?驱遣健徒,凭陵国士,殊无畏惮,辄恣威权,翻成剌许之宾,何异吠尧之犬!然以久施公效,尚息杖刑,退补散将,外镇收管。"孔生诗曰:"有个将军不得名,唯教健卒喝书生。尚书近日清如镜,天子官街不许行。"池州杜少府慥、亳州韦中丞仕符,二君皆以长年精求释道。乐营子女,厚给衣粮,任其外住,若有宴饮,方一召来,柳际花间,任为娱乐。谯中举子张鲁封,为诗谑其宾佐,兼寄大梁李尚书,诗曰:"杜叟学仙轻蕙质,韦公事佛畏青娥。乐营却是闲人管,两地风情日渐多。"《戏酬张十五秀才见寄池亳二州之事》宣武军掌书记李昼:"秋浦亚卿颜叔子,谯都中宪老桑门。如今柳巷通车马,唯恐他时立棘垣。"《题大梁临汴驿》进士姚嵘:"近日侯门不重才,莫将文艺拟为媒。相逢若要如胶漆,不是红妆即撒灰。"麻衣黎瓘者,南海狂生也。游于漳州,频于席上喧酗。乡饮之日,诸宾悉赴,客司独不召瓘,瓘作翻韵诗赠崔使君,坐中皆大笑,崔使君驰骑迎之。诗曰:"惯向溪边折柳杨,因循行客到州漳。无端触忤王衙押,不得今朝看饮乡。"

作者: 贺知章

2作品欣赏

鈒镂银盘盛蛤蜊,镜湖莼菜乱如丝。

题大梁临汴驿

乡曲近来佳此味,遮渠不道是吴儿。

作品赏析

贺知章在长安做了国子学四门博士后,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博学多闻、潇洒倜傥的永兴才子,姑表兄弟陆象先最喜与知章说天道地,写诗品文,甚至一日不见,便觉鄙吝之感顿生。时有苏州人顾况者,在京城以机敏善变著称,他们两人说的话南方口音都很重,但北方人倒很爱听。一批朝臣在背后嘲笑道,他们是“南金复生中土”。意思是他们虽长于南方,在南方并不算怎么样,而在北方这样的环境里,倒是发出了金子那样的光彩!有人把此话传给贺知章和顾况听,于是两人先后作诗“回敬”他们,老老实实地讲道理、摆事实,使他们口服心服。贺知章的诗就叫《答朝士》。

“金及镂银盘”指贵族使用的饰有金质的银盘。“哈蜊”是一种海鲜,河里面也有。上品出自浙江明州和越州,明州的哈蜊在唐代是贡品,每年派人运送至京师长安。贺知章年青时常在家乡的埭上河中摸蛤蜊吃,味极鲜美。埭上河在横筑塘和思家桥自然村一带.

“镜湖”即今绍兴鉴湖,以大禹在会稽山下铸镜的传说而得名。“莼菜”是生长在南方水乡一种味佳质鲜的水生食物,鉴湖和湘湖都养植莼菜,有的用作贡品。据说唐代时把镜湖的莼菜根熬制成汤羹,作为一道名菜用在酒宴上。这两句的意思是:镂金的银盘中盛着哈蜊,簋中盛着莼菜根熬的汤,所以看上去“乱如丝”,唐代长安的官员喜食这种菜汤。(簋是一种古人盛食物和汤的盆。)

“乡曲近来佳此味”,是指“东南一曲”的吴越地方,今特别看好哈蜊与莼菜,以为佳肴,并为下句作好铺垫。接着便是“遮渠不道是吴儿”。“吴儿”泛指南方人。贺知章就是吴中四士之一,亦是吴儿。“遮渠”是指北方人,“渠水”在江北的射阳县,另一在郑县之巴岭。“不道”是为什么不说之意。最后两句的意思是:现流行于北方长安的这些佳肴,你们为什么不说是来自吴越,而在别的地方专对南方人故意挑剔呢?贺知章的话比较温和,而顾况则尖锐多了。他作诗写道:“金及镂银盘盛炒鰕,镜湖芰菜乱如麻。汉儿女嫁吴儿妇,吴儿尽是汗儿爷。”诗中的鰕指的是南方的斑纹鱼,爷是长辈的意思。最后两句是说,咱们南方人到了北方,娶了个北方老婆,生了个北方儿子,最后南方人不就都成了北方人的爹了么!顾况也是一个著名作家,他写这诗也许是生气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文由彩世界官方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贺知章《答朝士》古诗原文意思赏析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