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宋末世诤臣黄镛

姚勉,乳名二郎,学名冲,因避讳改名勉,字述之、成一,号蜚卿、飞卿,古天德乡灵源村人。宋嘉定9年生,初生时,曾被弃之山野雪地,故其成年后自号“雪坡”以志不忘。

涵江黄巷历史上人杰辈出,南宋末世就出了后人引以为豪的诤臣名相黄镛。

1个人经历

黄镛,字器之。生于书香官宦世家,幼时便显露聪慧灵性。他先入县学、军学读书,后于宝佑年间(1253-1258年)进南宋首都临安太学深造。当时宋理宗荒淫怠政,侍御史丁大全陷害忠良,赶走宰相董槐,却升为右丞相兼枢密使,朝野哗然。黄镛不畏强权,与陈宜中等5名太学生联名上书,痛斥丁大全恶行劣迹,被誉为“六君子”。后遭迫害,被开除学籍,流放出朝。

据《新昌县志》载,姚勉“少颖悟,日诵数千言,居常作文有魁天下之志”。稍大,移居丰城龙凤州海觉寺,从江西诗派着名诗人乐雷发习文。淳祐12年进士及第,廷对第一,点为状元。先后授承事郎,秘书省正字,校书郎、节度判官、太子舍人,沂靖王府教授。景定3年,授处州通判,因病而未能赴任,当年谢世,年仅47岁,墓葬丰城燕坑邹家山。妻邹竹庄为丰名儒邹春谷长女,早逝,继而姚勉又续邹竹庄妹邹梅庄为妻。二女均才貌双全,诰封宜人。

开庆三年,蒙古军队包围鄂州,丁大全不思抵抗蒙蔽朝廷,不久阴谋败露被罢相。新任宰相吴潜即为黄镛等“六君子”鸣冤,上书请求召返朝廷入试。景定三年,黄镛成功考中进士,授正字。

2个人作品

咸淳元年,宋度宗即位,次年即拜黄镛为国子编修、摄御史,并敕书褒其“学问文章,禀节可称”。黄镛清廉忠直、刚正立朝,“进贤才,通下情”,短短二年先后升为秘书省校书郎、枢密院编修、崇政殿侍讲、刑部侍郎。

姚勉学识渊博,富有文才,对程朱理学研究很深,曾被清文化殿大学士朱轼誉为“五盐之杰出者”。姚勉一生文章颇丰,有《雪坡文集五十卷》传世,后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和《豫章从书》,为研究南宋后期历史,尤其是江西风情提供了珍贵史料。

德佑元年,宋恭帝即位,元军大兵压境,进逼常州,国势危急。时任给事中的黄镛忧国忧民,慷慨奏陈时政十二事,欲力挽狂澜,被任命为兵部侍郎,后升任吏部尚书、端明殿学士。签书枢密院事加太傅。皇上还“玺书褒崇”,追封其五代,并特遣尚书宋用臣为其“营府家里”,御赐“新府堂”之匾,不久又拜为参知政事,封“涵国公”。

有诗作芭蕉、白鹤、别西湖、丙辰冬和乐魁声道四诗、丙辰只召入京道信州题一杯亭、病后久不到湖上晚与客到断桥流传。

黄镛身负重任不辱使命,与邑人陈文龙起兵救国难,英勇抗击元军,不幸右肩中箭负伤。不久,首都临安陷落敌手,朝廷权贵贪生怕死,纷纷附和议降。黄镛与陈文龙大义凛然,坚决反对,最终愤然辞官回乡讲学。

3性格品行

景炎元年宋端宗在福州建立流亡朝廷,再度起用忠直刚正的黄镛为右丞相,与陈文龙共主国事,招兵抗元。然而,此时的黄镛已年迈身衰,伤病卧床,不久便去世,时年61岁。朝廷特赐墓葬于兴化县温阳。

姚勉为人正直,刚正不阿。宝祐4年,奸相丁大全委派其同党袁玠为九江制置副使,造成江防危机,朝野上下怨声鼎沸,太学生陈宗等伏阙上书进行揭露、抨击,遭到丁大全及其同党打击陷害。姚勉时任秘书省正字,官阶并不高,但他全然不顾个人安危,挺身而出上书弹劾丁大全、袁玠等,指控丁大全等“朋奸罔上”,规劝宋理宗予以严究以伸国法,整个朝野为之震动,然而姚勉也因之被罢官。开庆元年,丁大全终于下台,吴潜入相,姚勉召为校书郎兼沂靖王府教授,太子舍人,时逢忽必烈攻鄂州,奸臣贾似道派心腹入元营求和并称臣纳贡,后又加官右丞相。于是姚勉借与太子讲《周易》之机,针砭贾似道,遭贾似道罢黜。姚勉在其为官任上,两次斗奸相,也两次被罢官,然而其忠耿却受到朝野称赞。方逢辰称他“磊落有奇节”,文及翁称其“愤世嫉邪,排奸指佞,磊磊落落”、“生而存,不随死而止”。

黄镛生前不仅刚正忠直,而且才华横溢,他博览群书,通贯古今,尤擅赋诗,构思新巧,富有情趣哲理、还与南宋著名文学家、同乡前辈刘克庄结为忘年交,书信来往频繁。刘克庄曾赠与诗作《答黄镛》:“少年妄意假韶鸣,忧患欺人两鬓星。此去真当盟社友,向来不合诳山灵。百年如夜何由旦,万古惟天只麽青。若到桐城逢旧友,为言多醉少曾醒。”可见两人志同道合,情深意笃。留晖

姚勉在吴潜病逝后,杜绝了仕途之心,从此闭门读书,为后人留下了《雪坡文集》这份宝贵文化遗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4人物评价

莆宋参知政事黄镛

姚勉的诗作文辞典雅,韵律优美,富于很强的人民性;其文则以风格古朴、文辞犀利、论理透彻见长。方逢辰曾赞其文“如长江大河,一泻千里”,并将其与高安的胡仲云、刘元高、和新昌的黄梦元称为“锦江四俊”,姚勉与汉之梅福、晋之陶渊明并称宜丰三大先贤,并建“三贤祠”祀之。姚勉具有很高的政治见解,初次与宋理宗廷对时,“言朝政纲领,惟在用人、听言,兼及守帅数易之弊。群小闻者侧目。”;《四库全书总目》对其文评价道:“观其所上封事、奏札以及廷对诸篇,论时政之谬、辨宰相之奸,皆侃侃而不阿”。

黄镛,字器立,生卒年不详,莆阳黄巷新府村人。黄镛出身儒学仕宦家庭,长在水秀山明之延福山,幼受父辈的熏陶和影响,天赋和环境种下了镛之慧根,养成豪侠的胸襟。其生有奇资灵性,早年入莆郡县学、军学读书,祖父尝与之对语,应答如响,英气勃发,才华显露。那望孙成龙的汝猷期以大器,遂于宝佑间(1253-1258),将宠爱有加的孙儿亲自送往临安入太学,走一条猎取功名富贵的捷径。

宝佑四年,怠于政事、沉迷于声色犬马的理宗,宠爱阎妃,任其骄横专恣,干权乱政。宰相董槐为人刚正不阿,与殿中侍御史丁大全不睦。丁大全一面上书弹劾董槐,一面半夜率兵丁围攻相府,硬将董槐赶走。理宗却听信阎妃、丁大全谗言,将董槐免相,迁观文殿大学士,提举洞霄宫,此事大骇物议,朝野一片哗然。理宗任命丁大全为右相兼枢密使,丁大全长相“蓝色鬼貌”,为人“奸回险狡,狠毒贪残”,寡廉鲜耻,尤为好色,为儿子聘妇,见儿媳长相标致,竟夺为己妻,人称“丁蓝鬼”。其时,身为太学生之黄镛,与陈宜中、陈宗、刘黼、林则祖、曾唯六人伏阙上书,揭露丁大全之奸,人称“六君子”。丁大全则横加迫害,指使台谏官翁应弼、吴衍弹劾六人,开除黄镛等六人的学籍,编管边州,并禁止三学学生妄议国政,以消弭朝野的反响。丁大全与签书院事马天骥,宦官董宋臣、阎妃四人内外勾结,有人在朝门上书“阎马丁当,国势将亡”。其时,邑人刘克庄除右文殿修撰知建宁府,改福建路转运副使,亦以郑发疏褫职,寝新命。

黄镛与刘克庄既是同乡,又为忘年交,二人平素交谊甚笃。《丙辰元日》诗云:“二十宦游今七十,于身何损复何加。”黄镛特别敬重这位七十高龄“文名久著,史学尤精”、“学贯古今,文追骚雅”的先辈,对理宗赞颂克庄:“知卿爱君忧国,至老不衰”,深有感怀,凡事总喜欢向刘克庄求教,书信往来频繁。刘克庄《答黄镛》诗云:“少年妄意假韶鸣,忧患欺人两鬓星。此去真当盟社友,向来不合诳山灵。百年如夜何由旦,万古惟天只麽青。若到桐城逢旧友,为言多醉少曾醒。”克庄在诗中表达了自己对黄镛抑恶扬善之举的殷切期盼,同时也流露了仕途坎坷屡遭被罢官的忧伤之情。

开庆元年九月,蒙古忽必烈军队围鄂州,理宗被丁大全蒙在鼓里,及事发,御史朱貔孙弹劾丁大全“陷害忠良,遏塞言起,浊乱朝纲。”丁大全被劾罢相,新任左丞相吴潜为六君子鸣冤,奏还廷试。景定三年,黄镛擢方山京榜进士,授正字。度宗咸淳二年,拜国子编修,敕书褒异曰:“自游六馆,学问文章,禀节可称。除监察御史,疏请理宗协谋并智,文臣武将戮力一心,则危者尚可安,而衰证尚可起矣。其忠正睿智,可见一斑。

咸淳三年,黄镛升正言兼侍讲,公以正色立朝,言论不挠,陈时政十二事。旋升刑部侍郎,其时刘克庄年八十二,特除龙图阁学士,仍旧致仕。黄镛居官清正,更具刚直不阿之风骨,提倡“进贤才,通下情,”且勤学不辍,博通群籍,触类而观,不囿于前人之见,所咏诗篇能以新巧之构思,于素语奇趣中蕴含哲理,化平淡为神奇,独具其风采和匠心,即所谓“神来之笔”。

恭宗德佑元年,黄镛升给事中,时元兵进攻常州,国之存亡危在旦夕。十一月庚午,诏以陈文龙同知枢密院事,黄镛同签书枢密院事,玺书褒崇,追封五代,遣尚书宋用臣,营府家里,御书“新府堂”赐之。十二月庚子,以吴坚签书枢密院事,黄镛兼权参知政事,封涵国公。其时陈宜中当国,遭时多难,不能措一策抗元,唯事蒙蔽,将士离心,郡邑降破。翌年春正月,张世杰、文天祥俱败,元兵已至杭北关,陈文龙、黄镛请身督殿旅、合江下义丁决一死,议不合,世杰遂以益王、广王趋闽。元兵蚁附登城,临安陷。朝廷众议降元,陈文龙、黄镛坚决反对,然大势已去,乃上章乞归养母,不许,遂弃位而去。

五月乙未朔,张世杰等奉益王赵 即位于福州,是为端宗,改元景炎,仍命陈文龙参知政事,黄镛与陈文龙起兵赴国难,命新州太守谢枋得与元帅占夒师战,流矢中黄镛右肩,舆疾而归。伤病卧榻,以年迈不复出。同年十二月,元军破福安,使徇兴化军,文龙被执,劝之降,卒不屈,乃械送临安,文龙不食死。黄镛闻讯,悲痛欲绝,其不为穷变节,不为贱易志。“高标逸韵君知否?正在层冰积雪时。”然道丧时昏,则忠贞之义彰。不久黄镛病逝,寿六十有一,公之大节凛然。不下陈文龙、卓得庆二公,朝廷诏赐墓葬于兴化县之温阳。

本文由彩世界官方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南宋末世诤臣黄镛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